灣灣的鐵道穿越鎮安濕地、漫步鐵道上,賞鳥、賞成一片的蘆葦賞大自然的一片靜謐。

鎮安舊名仔口,原本為"深田",種有菱角,筊白筍,是水鳥的天堂,曾有成群
水稚與紫鷺的記錄,如今海水倒灌,水已呈半鹹水,海茄苳也大量繁殖。在候鳥過境
的高峰期有不少候鳥造訪,雁鴉科、鷸科、鷺科等鳥類是常客,鐵路屏東線東港支
線由鎮安火車站通往大鵬灣營區,灣灣的鐵道穿越鎮安濕地、漫步鐵道上觀賞成
片的蘆葦,隨時可以享受一片寧靜。南二高即將穿越此濕地,未來命運不可知,是否
如同台灣其他眾多濕地的命運一般消失呢?

 

 


常聽說大鵬灣是台灣紅樹林分怖的最南端!林邊也有海茄苳成林,就是在魚塭排水溝畔。南台灣紅樹林以海茄苳為主,其伴生植物有土沉香、苦林盤、濱水菜、毛西番連、馬鞍藤、濱紅豆;海茄苳以其能排鹽和獨特的呼吸根能在潮間帶生存。由於排水溝並不寬闊,所以無法看到大批招潮蟹或成群的候鳥,但由於人為干擾較少成為白鷺鷥的營巢區。當您造訪海茄苳紅樹林,別忘了摘一片海茄苳葉子,舔舔他們的葉背,您會發現造物的奇妙。

  生長在紅樹林環境,除了紅樹林和其伴生植物外還有浮游生物魚
貝、螃蟹、候鳥、人類,由於浮游生物
,魚蝦貝生在水中泥裡,不易
觀察較難引起人們注意。
還有拿著笨箕在岸邊泡水的草叢抖一抖就有魚、大螯蝦、扁蟹、字紋工
蟹的豐收至今猶難忘懷。科技的進步
,如今以泵浦將泥沙含蛤噴起經過篩
子的篩選,快是快了,卻是竭澤而漁也。
紅樹林(河口)的貝類常見有,文蛤、赤嘴蛤、西施舌、血蚶、燒酒螺苦
螺蟶、貽貝
……。西施舌在林邊稱「赤嘴仔」,林邊溪已有人養殖據說
其品質冠全台(口感脆)。又血蚶以其富含鐵質,是做月子補身的聖品
不過現已不多見,野生更難見得。西施舌大量採收時,為使其自深沙中
浮至淺沙,會以微量氰酸鉀放入水中,過量氰酸鉀,不僅讓西施舌致死
人類亦中毒,早期食用西施舌中毒,即因此而來。

紅樹林中另一主角莫若於彈塗魚。雖名為魚,卻是水陸兩棲能在水中
游能於水面以
其尾部就水彈跳,且能攀爬於樹上,用濕潤的皮肚呼吸
及濕潤的鰓室少許的水份呼吸,胸鰭特化為肉質性,適於泥灘地爬行
如果有空在紅樹林看雄彈塗魚求偶動作,極為可愛,不斷的跳躍,似
乎在告訴雌彈塗魚,你看我有多強壯,可以保護你。如果雌魚還不賞臉,雄魚還會做
扶地挺身,告訴雌魚你看我不必吃威爾鋼,直到雌魚滿意了,才送入洞房
花跳是彈塗魚的近親,身長15公分,也是婦女補身子的聖品。 台灣的招潮蟹共有十種,弧邊招潮蟹、網紋招潮蟹、清白招潮蟹(大力白扇)、北方呼喚招潮蟹(凹指招潮蟹)、台灣招潮蟹(台灣特有種)紅豆招蟹(粗腿綠眼招潮蟹)、屠氏招潮蟹、四角招潮蟹、三角招潮蟹、窄招潮蟹、糾結清白招潮蟹、其中以弧邊招潮蟹白招潮蟹、北方呼喚招潮蟹為優勢族群林邊溪泥地灘有八種招潮蟹(除台灣招潮蟹與四角招潮蟹)而其伴生蟹類有角眼拜佛蟹,萬歲大眼蟹、相手蟹、台灣厚蟹、兇狠圓軸蟹、鋸綠青蟳……. 早期在鄉下,常可見到偌大的魚塭,旁有著豬舍,魚塭內養的多為吳郭魚、虱目魚或土虱。 在沙質地、泥質地的蟹類,您看牠們忙著吃沙。非也,牠們以口水將沙中有機質篩選出來攝食,而沙則搓成圓球形拋棄,所以我們看的小圓球,不是牠們的大便,我們稱之為「擬糞」。這與蚯蚓大便是不同,蟹類的沙土不經腸胃,而蚯蚓是由口攝入由肛門排出的糞便。  

「螃蟹一啊爪八個」,蟹有八足,一對螯若仔細觀察,有些蟹八足皆為扁平稱為泳足,如紅點黎明蟹。有些八足皆像釘狀(穿釘鞋),跑起來速度可真快呢?如斯氏沙蟹(幽靈蟹沙馬),角眼沙蟹,兇狠圓軸蟹,但也有一些蟹第四步足為泳足,如常見的紅蟳(鋸緣青蟳仔遠海梭子蟹)。如此的不同在演化上是有其意義的,生命起源於海洋,而往陸地上進行。泳足適合於海洋,而釘狀足則適於陸地,釘狀足也讓蟹類身體得以抬高,此亦是鰓呼吸進化為肺呼吸的前奏曲。 紅點黎明蟹生存於水中,以鰓呼吸殆無疑意。斯氏沙蟹奔跑於沙灘上已少回到水中,在其第三步足的基節間,有成簇鋼毛,在沙灘上有毛細吸水功能。而像紅蟳被五花大綁,脫離水環境猶能存活整日,有時看牠沒事吐泡沫又吸回去,這是紅蟳的救命方法,以鰓內少量水分吐到體外,含養氧氣再吸回鰓室交換空氣。當然當水分蒸發乾了,命亦休矣。 南部人稱蟹為「蟳亦稱」北部稱蟹為「毛蟹,

 灣灣的鐵道穿越鎮安濕地、漫步鐵道上,賞鳥、賞成一片的蘆葦賞大自然的一片靜謐。

 鎮安舊名仔口,原本為"深田",種有菱角,筊白筍,是水鳥的天堂,曾有成群水稚與紫鷺的記錄,如今海水倒灌,水已呈半鹹水,海茄苳也大量繁殖。在候鳥過境的高峰期有不少候鳥造訪,雁鴉科、鷸科、鷺科等鳥類是常客,鐵路屏東線東港支線由鎮安火車站通往大鵬灣營區,灣灣的鐵道穿越鎮安濕地、漫步鐵道上觀賞成片的蘆葦,隨時可以享受一片寧靜。南二高即將穿越此濕地,未來命運不可知,是否如同台灣其他眾多濕地的命運一般消失呢?

 常聽說大鵬灣是台灣紅樹林分怖的最南端!林邊也有海茄苳成林,就是在魚塭排水溝畔。南台灣紅樹林以海茄苳為主,其伴生植物有土沉香、苦林盤、濱水菜、毛西番連、馬鞍藤、濱紅豆;海茄苳以其能排鹽和獨特的呼吸根能在潮間帶生存。由於排水溝並不寬闊,所以無法看到大批招潮蟹或成群的候鳥,但由於人為干擾較少成為白鷺鷥的營巢區。當您造訪海茄苳紅樹林,別忘了摘一片海茄苳葉子,舔舔他們的葉背,您會發現造物的奇妙。

 

 生長在紅樹林環境,除了紅樹林和其伴生植物外還有浮游生物魚蝦貝、螃蟹、候鳥、人類,由於浮游生物,魚蝦貝生在水中泥裡,不易觀察較難引起人們注意。還有拿著笨箕在岸邊泡水的草叢抖一抖就有魚、大螯蝦、扁蟹、字紋工蟹的豐收至今猶難忘懷。科技的進步,如今以泵浦將泥沙含蛤噴起經過篩子的篩選,快是快了,卻是竭澤而漁也。

 紅樹林(河口)的貝類常見有,文蛤、赤嘴蛤、西施舌、血蚶、燒酒螺苦螺蟶、貽貝……。西施舌在林邊稱「赤嘴仔」,林邊溪已有人養殖據說其品質冠全台(口感脆)。又血蚶以其富含鐵質,是做月子補身的聖品不過現已不多見,野生更難見得。西施舌大量採收時,為使其自深沙中浮至淺沙,會以微量氰酸鉀放入水中,過量氰酸鉀,不僅讓西施舌致死人類亦中毒,早期食用西施舌中毒,即因此而來。  

 紅樹林中另一主角莫若於彈塗魚。雖名為魚,卻是水陸兩棲能在水中游能於水面以其尾部就水彈跳,且能攀爬於樹上,用濕潤的皮肚呼吸及濕潤的鰓室少許的水份呼吸,胸鰭特化為肉質性,適於泥灘地爬行如果有空在紅樹林看雄彈塗魚求偶動作,極為可愛,不斷的跳躍,似乎在告訴雌彈塗魚,你看我有多強壯,可以保護你。如果雌魚還不賞臉,雄魚還會做扶地挺身,告訴雌魚你看我不必吃威爾鋼,直到雌魚滿意了,才送入洞房 花跳是彈塗魚的近親,身長15公分,也是婦女補身子的聖品。

 


 


 

 

 台灣的招潮蟹共有十種,弧邊招潮蟹、網紋招潮蟹、清白招潮蟹(大力白扇)、北方呼喚招潮蟹(凹指招潮蟹)、台灣招潮蟹(台灣特有種)紅豆招蟹(粗腿綠眼招潮蟹)、屠氏招潮蟹、四角招潮蟹、三角招潮蟹、窄招潮蟹、糾結清白招潮蟹、其中以弧邊招潮蟹白招潮蟹、北方呼喚招潮蟹為優勢族群林邊溪泥地灘有八種招潮蟹(除台灣招潮蟹與四角招潮蟹)而其伴生蟹類有角眼拜佛蟹,萬歲大眼蟹、相手蟹、台灣厚蟹、兇狠圓軸蟹、鋸綠青蟳…….  

 早期在鄉下,常可見到偌大的魚塭,旁有著豬舍,魚塭內養的多為吳郭魚、虱目魚或土虱。在沙質地、泥質地的蟹類,您看牠們忙著吃沙。非也,牠們以口水將沙中有機質篩選出來攝食,而沙則搓成圓球形拋棄,所以我們看的小圓球,不是牠們的大便,我們稱之為「擬糞」。這與蚯蚓大便是不同,蟹類的沙土不經腸胃,而蚯蚓是由口攝入由肛門排出的糞便。  

 
 「螃蟹一啊爪八個」,蟹有八足,一對螯若仔細觀察,有些蟹八足皆為扁平稱為泳足,如紅點黎明蟹。有些八足皆像釘狀(穿釘鞋),跑起來速度可真快呢?如斯氏沙蟹(幽靈蟹沙馬),角眼沙蟹,兇狠圓軸蟹,但也有一些蟹第四步足為泳足,如常見的紅蟳(鋸緣青蟳
仔遠海梭子蟹)。如此的不同在演化上是有其意義的,生命起源於海洋,而往陸地上進行。泳足適合於海洋,而釘狀足則適於陸地,釘狀足也讓蟹類身體得以抬高,此亦是鰓呼吸進化為肺呼吸的前奏曲。

 紅點黎明蟹生存於水中,以鰓呼吸殆無疑意。斯氏沙蟹奔跑於沙灘上已少回到水中,在其第三步足的基節間,有成簇鋼毛,在沙灘上有毛細吸水功能。而像紅蟳被五花大綁,脫離水環境猶能存活整日,有時看牠沒事吐泡沫又吸回去,這是紅蟳的救命方法,以鰓內少量水分吐到體外,含養氧氣再吸回鰓室交換空氣。當然當水分蒸發乾了,命亦休矣。  

 南部人稱蟹為「蟳亦稱」北部稱蟹為「毛蟹, 請以台語發音),毛蟹為淡水溪蟹只在繁殖季節至溪口交配,產卵,幼蟹即再溯溪行。蟳其實和袨喫,遠海梭子蟹,紅星梭子蟹皆為同科,梭子蟹科。只因其生長環境不同人們抓紅蟳時需要「尋」「掏」(以台語發音),故以蟳稱之,如紅蟳、石蟳常生長於石縫間。你可知螃蟹,古時候稱「蟛蜞」。

  
 紅蟳自受卵以至於成蟹需經多次脫殼
,脫殼之前需儲備足夠的能量 ,因脫殼後為其最易受敵人攻擊,而會還手逃脫之能力。 當雌蟹最後一次脫殼之前稱之為「處女蟳」(囡母仔)此時肉質飽滿,味甘鮮美,卵巢尚未成熟呈黃色。當最後一次換瞉之時與雄蟹交配,此前戲過程短則一天多則數天至 雌蟳脫瞉為止,當雌蟳股殼後雌雄蟳會掀起腹皮以交尾器,插入生殖孔,此交配過程通常在9-24小時之間,在交配過程中雄蟳即右抱「細姨」,當完成與「大某」交配與保護任務之後 ,即與「細姨」再繼續「第二攤」,雄蟳可以多次交配,最後 會因賢虧而變成「枵公」(騷公),若您在市場看到雄蟳 腹部第二對步足基部有似尋纖蛌瑰蕊,即是此蟳外強中乾肌肉消失已無食用價值,雌蟳經交配後,卵巢逐漸成熟,大約經過一個月(此時精子尚在雌蟳體內)卵巢成熟,呈橘紅色,稱為紅蟳,此時最有市場價值,但一旦精子與卵形成受精卵而呈拒卵狀態的母蟳又無市場價值了。